当前位置

: 优尔吧美文美文欣赏美文内容详情

小说(林栀言叙叶清茉)_迎合季节全文阅读_小说林栀言叙叶清茉免费阅读(迎合季节)笔趣阁

tingyu 2023-08-17 14:41:06 802

「林栀别怀疑我对你的喜欢。」

「即便我和茉茉以前有什么,现在也已经断干净了。我终于发现,我对她不是对异性的那种喜欢。」

「你们两个,你对我来说更为重要。」

老实说,我对他这番话,没有任何感觉。

甚至连恶心的感觉都没有。

盯着他的五官,我就会不由自主想起初一。

视线下移。

男生白色衬衫领口下,隐约还遗留着一抹醒目的红痕。

昨晚发生了什么,昭然若揭。

我越过他,看向泫然欲泣的叶清茉。

「哥……」

言叙顿了一瞬,毫无波澜地回头。

「你是要丢下我了吗?丢下跟你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妹妹。」

叶清茉声音很轻,就像是怕扰烦到言叙。

「哥不会丢下你,我们永远都是兄妹。」

他的口吻不容置疑。

「也只能做兄妹。」

叶清茉又哭又笑的。

矛头忽然对准我。

「林栀,你确定要跟他和好?」

小说(林栀言叙叶清茉)_迎合季节全文阅读_小说林栀言叙叶清茉免费阅读(迎合季节)笔趣阁

「你知道我们昨晚做了什么吗?」

我瞥了一眼她那条几乎不能动的腿。

「茉茉。」言叙语气隐隐透着警告的意味。

叶清茉全然不顾,对着我指了指她的唇边。

我这才注意到有一道裂痕。

「知道这道伤口怎么来的吗,林栀?」

「虽然我的腿受伤了,但我的嘴可没有。」

「叶清茉!」

在我印象中,这是言叙第一次用这么恼火的口吻冷斥叶清茉。

言叙立刻看向我,急于解释的动作在看到我无动于衷的神情后,就那么生生顿住。

他的脸色格外阴沉。

我直视着他。

「我不在意。」

是真的不在意。

似乎所有人都没有把初一的死当回事。

甚至始作俑者还在谈情说爱,上演虐恋情深。

但我不行。

我得为我的初一奔波。

8

初一火化后,我才有所行动。

溺死初一的河边,有个私人安装的摄像头。

我征求安装者的同意后,拷贝了言叙溺死初一的视频,以及叶清茉跌落河里的录像。

当晚,我坐在电脑前制作视频。

眼泪啪嗒啪嗒掉在键盘上,敲下个 F。

崩溃来的毫无征兆。

我死死盯着屏幕。

「初一,过来。」

言叙站在河边,手里拿着抽绳麻袋。

初一似乎是嗅到危险的气息,站在原地摇着尾巴,抬头不解地看着他。

言叙见它一直不动,只好改变策略。

蹲下身,声音温和了不少。

朝初一伸出手。

「来哥哥这里。」

从前言叙来我家,我总会对初一嗲声嗲气地说话。

「哥哥来啦,初一跟哥哥问好!」

言叙心情不错的时候会和初一玩上一会儿,心情不好的时候从来都是无视初一。

显然,言叙蓄意收起自己的攻击性后,初一就放松了戒备。

立刻欢快地跑向言叙。

它以为言叙又罕见地心情好了,要带它一起玩。

小狗有什么坏心眼呢?

它从来不会质疑身边人的真心。

不知道它的「哥哥」要把它溺死。

……

我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情绪歇斯底里中,断断续续地制作完这段视频。

凌晨 3 点 27 分,我点击了发布字样。

我知道,属于言叙和叶清茉的报应开始了。

9

我是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的。

这是自从初一去世后,我第一次睡觉超过 3 个小时。

叶清茉的来电。

我没立刻接,反而是点开视频发布的平台。

视频爆了。

有附近的人根据视频背景,猜测出了事情发生的具体位置。

继而又扒出了叶清茉和言叙两人的身份信息。

「他怎么敢啊,他怎么敢把全心全意奔赴他的小狗溺死啊?」

「你这种丧良心的人,一辈子也不会好过的。每天半夜醒来你们都会看到小狗蹲在你们床边,它早晚会带走你们的。」

「一分钟看不到这两个贱人的个人信息,我就引爆地球!」

在两人信息曝光后,我顺着「大家都在搜」看到了另外几个视频。

言叙家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小部分人。

甚至有人对着门高声谩骂。

叶清茉的电话在此时再次打来。

我接通时摁了录音。

「怎么了林栀?急得跳脚了,发视频引导网暴是吧?」

电流也掩盖不住她略显癫狂的声音。

「没有用的我告诉你,你随便发,有什么用?你的狗还是死了,它永远也活不过来!」

「而我!」

「我依旧安然无恙,大不了我就去外面躲一段时间。」

「林栀,你做这些无用功能有什么用呢?!」

我手指扣着桌边的边沿,用力到渗血。

「叶清茉,我对你的下场拭目以待。」

「我等着看。」

等着看你万劫不复的样子。

叶清茉并不像她口中说的那般浑然不在意。

相反,她被那些对她人身攻击的评论气到破防。

所以才会来跟我大闹一场。

我又将这段录音放到了网络上,再次引起第二波热议。

部分评论可以看得出言辞激烈,气愤的网友甚至在筹划什么行动。

我家的门铃就是这个时候被摁响的。

来的人是言叙,我并不意外。

他红着眼眶,声音都在哽咽。

「我没有想到……茉茉是真的在骗我。」

「对不起林栀,初一它……」γȥ

我缓缓出声,声音是声嘶力竭后的沙哑。

「你有资格提初一吗?」

「言叙,你有没有想过,它跑向你时有多高兴?」

「它以为——你终于彻底接纳它了。」

言叙作势来拉我的手。

「对不起林栀,对不起……」

「我们再养一只边牧好不好?我和你一起照顾它。」

我后退一步,沉默地和他对视。

我很少见言叙露出这么难过的神情。

他声音很低,染上些乞求的意味。

「林栀,可不可以再给我一个机会……」

可是谁再给初一一个机会呢,我很想问他。

言叙的手机来电打断了我的话。

林清茉出事了。

10

部分情绪激动的网友直接在叶清茉他们家门口闹了起来。

大声讨伐叶清茉两人。

即便是后来她报了警,警察也是让叶清茉出来解决事情,不要一昧地躲着。

否则一拨人走后还会来另一拨人的。

叶清茉别无他法,只得出来面对。

但众人在见到她的一瞬间,情绪直接爆发,警察也拦不住。

「贱人,虐狗你他妈必下地狱!」

「狗怎么死的,你也会怎么死!」

有外层人靠近不了,直接将手边的石头砸了过去。

「啊——」

擦着叶清茉的额角过去。

叶清茉此时已经被人流挤得远离自己家的门口。

她在众人推搡辱骂下,终于找出空隙逃走。

言叙在接到家里司机的电话后,立刻离开去找叶清茉。

我沉思几秒后,也穿上外套出了门。

在小区外的河边大概待了 20 分钟后,身后传来了我等候已久的脚步声。

「等我呢?」

我回过头,是狼狈不堪的叶清茉。

她额角还在往外渗血,袖子上也有洇出来的血痕。

「说吧林栀,怎么样你才能删除视频?」

「只要你肯出面说明这只是一场误会,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。」

你看,小公主就是小公主。

都落魄到这个份上了,她也不会放弃高姿态。

「要你去死呢?」我歪头问她。

叶清茉冷笑一声。

「你其实是嫌赔偿不够,是吧?」

她点点头,「也对。」

「毕竟你养了 7 年,花了不少钱,所以不甘心。我能理解。要多少钱你说吧。」

嗯,在她的认知里,似乎什么都可以用钱衡量。

「叶清茉,见证你悲惨的遭遇这件事,对我来说是无价的啊。」

我看着她脸色一点点变得狰狞。

掷地有声道:「视频,我是绝对不会删的。」

「你别给脸不要脸!」

叶清茉吼得脸涨红,紧接着冲我扑过来。

在和她的纠缠中,像是历史重演,叶清茉再次跌进河里。

本市秋季的清晨,浓稠的雾是出行的最大问题。

所以,很少人会在这种能见度低的时候出门。

尽管河中的叶清茉疯狂呼救,可她的惊叫声,也只是徒劳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四周。

背后传来一连串的声音。

「叶清茉!」

我下意识跑过去。

叶清茉在河里扑腾的样子和上次一模一样。

「救我!求你了……林栀,救我!」

我直起身子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白眼狼。

「我错……我错了,我不该,」

她说得断断续续的,几乎说几个字就要喝一口水。

「我不该恩将仇恨,害死初一!」

「求你了林栀,救我……」

我的身后正对着监控。

我看着她,半晌后点了点头。

「好啊。」

但这次,我没再跳下去。

蹲在河边,朝河里的叶清茉伸出手。

「谢谢!」

她眼睛一亮,拼命抬手来拉我的手。

刚好河水的流动性将她推近了些。

叶清茉马上就要拉住我的手了。

我紧紧盯着她眼里希冀的光。

在触碰到她指尖的一瞬间,我忽然身体一斜。

倒在河边。

距离瞬间被拉开。

我垂眼对上叶清茉不可置信的眼神。

下一秒,涌起的河水掀翻水里挣扎的人。

叶清茉再次浮出水面,但已经没什么力气。

美文欣赏推荐